-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没有固定圈子
想变强。
“此间的少年,你在寻找什么?”

今天你在玩什么游戏?:

【考古】惊艳!半年良心作★Minecraft★World of Ansesuta

up主:火鸟台风


恭喜你,打开了B站minecraft建筑镇站之宝之一

〝切,一般般啊,我用三万年就可以建出来了〞

“minecraft是挖矿游戏吧?”

“表示这个视频跪着看了”

“看到这里,我终于知道八国联军当年为什么要烧圆明园了”

……

弹幕也超级精彩啊,虽然是考古视频但是绝对不容错过呢!

緑川汐:

昨天上课摸的江雪,就算只是铅笔草稿也不忍废掉,所以p了p,不占tag了(最近头发打结得我烦死了,江雪小公主到底是用的啥洗发水= =

七味zoe:

校场里哈士奇们的日常

同样是天策,人又很多,拍摄时间又很短,天又超热(三伏),妹纸们大多经验也少,就搞点轻松欢快的校场日常训练吧!
另,一个团的军娘一出现。真的很帅很有杀伤力啊,被当成表演团了。

破军成女:@咸鱼少女kiras 
秦风萝莉:@waiting_猪 
儒风成女:@llUll绯月千影 
南皇成女:@魔酱市长 
破军萝莉:@小希望汪 
儒风萝莉:@王木木努力修炼中 
儒风成女:@请叫我逗比的小舞 
曹雪阳:@神游中的七君之首 
破军成男:@Danna-之炎 
摄影/后期:@七味zoe 

吃我安利啊:

对不起隐瞒了大家这么多年,其实我是一个美妆博主【。】

平安京9款流行唇部彩妆试色!

试色无打底,不三包,各位理智种草理智剁手!

【P图P的累死我了……】 

---------------------



2170304

明信片购买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kFAmcP&id=546140747665

详细内容请去微博:http://weibo.com/1962965223/EyeNREW1P?type=repost#_rnd1488613239388
再次感谢支持

独角兽:

古董店的少女 II

感谢出镜:小V

全都是我的 
但无一为我所有 
无一为记忆所有 
只有在注视时属于我

Hellsing--As if yesterday

维尔·沃尔夫:

原漫画作者:平野耕太
同人漫画原作者:@百无一用AKIki 
同人漫画地址
本同人文作者:维尔 
弃权:角色全不属于我,属于平野耕太。
角色:Alucard、Integra


 



 


 


 


 


一个心怀绝望、声音发颤的小姑娘,在转瞬之间举起手枪瞄准她仅剩的血脉相连的亲人。


他震惊的目睹了这一切,他心中血染的遮天大幕被灼热的阳光刺透。


 


黎明的光、正午的光、黄昏的光——甚至与黑夜缠绵的星光,经由她的双手、她的心捻成条条丝线,将破损的他温柔的重新缝合。


 


 


 


 


“你就是'那个德古拉'?”


 


小女孩从小说里抬起头。


一双湛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直视着他,好奇与求证令一向巧舌如簧的他竟突然语塞。


他眨眨眼,也盯着她,脸上的笑容比哪一次都更可怕。


她不为所动,静静的等待他的回复。


海面上反射出的光彩几乎要突破他多年以来精心建筑的暗夜堡垒,他嗫嚅着嘴唇,表情扭曲。


 


“是啊、是啊。里面说的都是真的。”


几乎是真的。


 


他迅速转过头,高大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又马上站直。


他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来自她的嘲笑或奚落了。


 


“唔。”


 


她发出一个简短的音节,随后低下头,小小的手掌拂过那些被时间淹没的文字。她合上书,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它被随意的夹在一堆学科书籍与国内外名著中间,就像对待一般的小说一样。


她在书柜前停了一会儿,从里面抽出一本历史书。他记得,那里面有她的私人家教留下的课业。她在他呆愣愣的目光里投进讨人厌的学习里,她咬着笔,眉毛一会儿皱起一会儿放松。


 


“……什么?”


过了很久,什么都没发生,他十分不解。


 


“什么?你还在?”


小姑娘好像被他吓着了,手里的笔抖了一下,万幸没在书上留下多余的痕迹,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呃?”


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往书柜方向转,再转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开始奋笔疾书了。


 


哑口无言。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靠近她,明知这会招致她的不悦,可他的身体几乎要完全贴在她后背上了。


像个无赖。


 


“你的任务报告已经做完了,可以去休息了。”


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一项又一项的书面报告上,就连对下仆的问候也只是例行公事般的顺口。


 


他撇撇嘴将那本书摊在她眼前。他的力气太大也太突然,灰尘粉末被震出书页,她咳嗽着把书推到一边,马上被他拉回来盖在文件上。


 


“你真的没有想问的事?哪怕一点点?”


他的双臂将她囚禁在怀里,血色的双眸好似在燃烧。


 


她叹了口气轻而易举的分开他的禁锢,她拿起小说——在他的期待中走近壁炉,又在惊愕中将书投进火舌。


她转过身直面他,淡然的微笑被火光照映出唯一的真实。


他看着旺盛的火,泛黄的书页是时间的颜色,他的过去就在里面正被她吞噬,逐渐消散。


 


“你的过去,我毫无疑问。我的仆人。”


她笑着被他拥抱。


 


“我爱你。”


 


 


 


 


“我爱你……”


 


他握紧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诉说。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最后,他也不敢去猜测、面对。


他将她的手背贴在脸上,他能听到血的流动正慢慢停止,温热的体温也终将如他一般冰冷。


 


“我爱你……”


他亲吻着她的手,他的眼睛发痛眼皮颤抖,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从那里流出来。


他只能叹息,轻不可闻的叹息着,无数次咒骂生命的脆弱。他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直面死亡,也将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爱你……”


他冰冷的吻终于落在她额头,他松开了她,将一枚小小的十字架握在她手中。


他看到她在笑,他听到她说:


 


再见


 


 

想试试长发的孔明,嗯。
意外的好看……

【军师组】陌路


-小破车,小破车。
-星际指挥官设
-“你我平淡如水,才能千杯不醉。”

冬至前夜,大地铺上了一层新雪。诸葛亮与张良一同坐在褐色木屋内,温酒而谈。火光映在彼此的脸上,星辰闪烁,窗外已被冰封的深蓝湖泊于夜缄默着。
月光让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安静。
“雪是从早上开始降下的,大约一个小时前停住了。”张良取下将温好的酒,倒入碗碟。如流动琥珀般的酒自高处倾斜而下,在碟内翻腾着,发出悦耳声响。他附身轻嗅,白雾蒸腾,夹带酒香扑入鼻腔。“嗯……好酒。”
天空如同一片没有边际的黑色天鹅绒,星辰像是点缀在上面的冰晶钻石。诸葛亮抬头遥望穹庐,银河自他的头顶贯穿。茫茫星际,那便是他将去往的地方。转即,他又望向咕嘟冒泡的坛,映在水面的影已变得模糊不清。他垂下与张良颜色相仿的眸,神情黯然,脸上竟有几分犹豫与自嘲。
“最后对饮的酒,怎可不好?”诸葛亮轻笑一声,仰面将杯酒一饮而尽。
“你明日便要离去,孔明。”火光映在两人的脸上,原本硬朗的轮廓竟也变得暧昧起来。张良眼中翻涌的是悲恸,抑或是些许释然。“也许我该祝你,前程似锦。”
诸葛亮是稷下学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世间公认夫子的继承者。无论魔道机关,智谋兵法,样样都是第一。他凭优秀的资质被选做星际指挥官,全在意料之中。可如此一来,两人便是分道扬镳。
“哈,好一个前程似锦!”诸葛亮扶额少有的大笑起来,不知是否因酒劲上头的缘故,他的面颊染上些许红晕。“我愿待一佳人,纵在这木屋独自卧守。”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对张良倾慕的情感。他曾以为那般强烈的意志于他并不存在,可现在,那柔肠的情愫如虫般将他的理智吞噬殆尽。难以描摹,难以言喻的悸动,却像烈火灼烧他赤裸的心。他曾等待的君主已三顾茅庐,将他重用;而能与他相谈甚欢,有着相同的见解与充盈的知识量之人——唯之不得。
他知道,张良便是那寤寐思服的人。
他曾在梦中勾勒他的轮廓,看着他映出自己身影的蓝瞳。那人眼中神色竟是如是温柔,洗去铅华,唯有淡然。

诸葛亮一次次在梦里,将他拥入怀中。
然而,他们都有各自的使命。在这乱世洪流中,他们都不过是沧海一粟。
“你我平淡如水,才能千杯不醉。”

张良试图逃避着。
“要是这烈酒,早已烧穿喉呢?”

诸葛亮步步紧逼。
张良没有说话,只是再度将碗中的酒饮下。
空气中是长时间的缄默,群星寂静着万古,只有被碾碎的灰烬在空中低低飞舞。一切都显得那般不真实。
“你爱夜观天象,孔明。”张良望向诸葛亮,他的眼眸闪烁着什么。“去往浩瀚宇宙,那是你所向往的。”
热气蒸腾,有一些燥热了。
张良扯了扯衣领,将其敞开。汗珠顺着他脸颊滚落,滑过他滚动的喉结,有好看弧度的锁骨,再到他的胸前。诸葛亮并未直接去看他,只是余光扫视着。

像是引燃了什么。
诸葛亮敛眸轻笑,道:“这般期望我走?”
张良哽咽了,他多次启唇,却是欲言又止,最后只剩冗长的叹息。纵然他的思想超过这个时代,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张良很清楚,他不能自私地说出类似“留下来”这样的话。他无权干预诸葛亮的前程,去决定未知的命运。他自己也背负着将混乱太久的世间秩序,纠正过来的使命。

他需要克制,更多的克制,压抑自己对诸葛亮的爱意。那是没有结果的情感,不应该存在。
个人能力再大,也不能独立世界而活。这是非常可悲而必须接受的。
张良又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诸葛亮已经能看到他衣袍下隐约的乳首。这无意识的动作,更加挑逗诸葛亮紧绷的心弦。
“你这般,便算是默认了?”诸葛亮笑得有些自嘲。他算了一生的八卦,也不能参透眼前这个男人。
张良还是沉默着,他不知该如何面对。也许是借着酒劲,他伸手覆上诸葛亮的掌。指腹摩挲,他爱怜地抚过他因书写留下的茧。张良也明显感到,诸葛亮的身躯在他触碰的时候颤抖。他的所有防线几乎溃退,宛若鸿门宴上少有的惊慌。他唇瓣翕动着,摇了摇头。
而接触过后,诸葛亮再不能忍耐。他的情绪几乎到了极致,就连身躯都颤抖起来。

这次远行不知何时才能回归,而到那时,张良又身在何处?没有人能预见未来,没有人能不被潮流影响。就像这变化,即是必然。

他钳住张良的下巴抬起,注视他与自己相仿的蓝眸。后者的瞳中也闪烁不定的光,唇瓣轻启。他满意地看到他的瞳中映出自己的身影,而张良的眼神又是那般温柔。于是他俯身,在张良的唇上落吻。
后者没有拒绝的意思。

他知道他醉了。
他哪有那般易醉。

诸葛亮轻轻吮吸着张良带有酒水的两瓣,顺唇线勾勒他唇的形状。他尝试用舌尖轻点人唇心,而后者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张良只是微微启唇,任了人的侵犯。两人的脸颊都烧得绯红,理智在侵入的刹那完全消散。津液交替,从未有这般体验的张良努力吞咽着。像是雾一般的气氤氲他的眼眸,他颤抖着,下意识抓住诸葛亮领口。
诸葛亮将其紧紧揽入怀中,手指如弹琴键挑逗腰上的敏感。诸葛亮的舌划过他的齿壁,肆意侵占着内部的柔软,交缠搅动。空气中酒香四溢。
“哈……孔明…”亲吻的空隙,张良用残存的理智呼喊他的名字。语言是最伟大的魔法,但在此刻看来已是无用。他的声音变得酥软,字句搅得破碎。他推挪诸葛亮,企图阻止这有违伦理的举动。长期研究“言灵”的他本就不怎么锻炼,此刻更是无力。所以这动作在诸葛亮看来,便更像是邀约。

张良觉得自己落入温暖的包裹,浪潮簇拥着他,阵阵推至顶峰。他任了自己被诸葛亮拥住,踏入无法挽回的境地。
“子房,竟如此舍得我走。”诸葛亮有些揶揄,甚至是些许愤怒。他知道,他所言之语都已脱离理智,近乎疯狂。他尝到张良舌尖的酒,夹杂张良独有的气息。这温润如玉的男子,令他眷恋,令他沉溺。


他醉了。

诸葛亮不等张良的回答,伸手缓缓探入他敞开的衣,抚过他白皙的肌肤。那从未有人到达的地方,此刻为诸葛亮展露着。衣料摩挲,带来令人疯狂的痒。张良有些慌乱地挪动身躯,这陌生的触感让他感到不安,脸色潮红,别开头不去看诸葛亮的面容。他知道,面对诸葛亮的时候,自己早已是无路可逃。
紧接着,诸葛亮的指尖覆上红润的乳首。像是玩味般揉碾打转,直至那从未有人采撷的果实在诸葛亮的指尖成熟。
“啊……”张良甚至不相信,那如女子般酥软的声音,竟出自他口。他紧咬下唇直至渗血,企图阻止嗓子内难以抑制的痒意,用疼痛换回些许理智。他钳住诸葛亮的手腕,却没有用力,随了诸葛亮的动作。身体本能地向前弓起,却更加主动地送入猎人口中。此刻,再多的知识都是徒劳。也许只是张良自己,甘愿陷入那独属诸葛亮的纯白之中。
放浪形骸。
无法用言语明了的情感。
他当然没有再发出那令人羞耻的声音,因为下一秒。诸葛亮再次覆上他的唇,堵住了所有声音。肩膀耸动,不知是谁的泪顺脸颊流下,滴落在木地板上,企图为这火热的举动降温。
只是徒劳,这泪将两人推往更高的浪潮。
唇瓣分离,嘴角牵扯银线。诸葛亮亲了亲张良那满是水痕的唇,才舍得完全退去。光是这样的接触,张良就觉得身体瘫软。他靠在诸葛亮的怀里,眼神迷离,听他心脏强有力的砰动声。诸葛亮伸手抚摸他的白发,爱怜地于手中玩弄。紧接着将之揽入怀中抱起。
既然我明日就要离去。
张良被放入乳白色的床上。他半裸着上身,胸膛剧烈起伏着。他没有去看诸葛亮,目光只是四处游离着。任人压上自己的身躯,算是默许了更一步的举动。他觉得自己浑身滚烫,竟想要更多的触碰。理智早已搅成泡沫,只是遵循着本能而动。
性是人某种本能上的渴求。
面对所爱之人时,这渴求更是被无限放大了。
“看着我,子房。”诸葛亮伏在人耳畔低语。他揉捏着张良胸前挺立的两点,如愿听到了人压抑的呻吟。张良闻声后缓缓转头,那双平日睿儒的双眸被欲望侵染,诸葛亮从未见过这样的张良。两人额头相抵,彼此的鼻息近在耳畔。张良伸手,环住诸葛亮的腰。
随即,诸葛亮发动了进攻。他伸舌舔舐人发红的耳廓,轻轻啃咬那敏感地带,在喘息声中,剥下人剩余的衣物。

是夜,两具赤裸的身躯旖旎。
张良不自觉间已是泪流满面,紧紧拥住诸葛亮,唤着他的名字。
“不要走……”他哽咽着,提出连自己都觉得过分的请求。
诸葛亮没有应答。
两人都有必须要做的事,无怨无悔。在前进的那刻,两人便深谙,已不能再回头。
就这样踏入陌路。
在没有彼此的世界随波逐流。

当张良醒过来的时候,身旁已是空无一人。想必诸葛亮已经到指挥部报道,履行他作为指挥官的职责。他穿着军装的模样,是否意气风发?凭借他的能力,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他怅然地将手覆上诸葛亮曾在的地方,余温尚存,只是那人不知可还会回来。而自己,也要为治理这乱世的秩序而动。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就算他声嘶力竭,用尽他所有的力气,也都只能延缓事情的发生。
没有人能阻止别离。
踏上陌路。


————————————————————
两人都不敢互表心意,总算在别离的前一天借酒壮胆。
来了一发后便是分离,再也不见。
踏上陌路,独自于世间漂泊。

这样的结局真是深得我心啊(喂!

【军师组】脑内世界 01


-脑内世界的游戏 推理向
-找寻此构成

眼眸由紧闭的状态逐渐睁开,如自长眠苏醒。无数光点在他的视线跳动,模糊逐渐聚起成相。诸葛亮很快意识到,他的身躯正陷于某种柔软的包裹,应是躺卧的姿态;眼前则是褐色瓷砖铺成的天花板。
盔甲咯吱作响,打破空气中长时间延续的沉默。他从纯白的双人床上缓缓起身,而紧随之汹涌袭来的,是一震剧烈的头疼。他微微蹙眉,伸手揉了揉正剧烈砰动着的太阳穴。他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发出铿锵有如洪钟的声响。紧接着,他活动着僵直的躯体——肌肉酸痛极了,仿佛覆着千斤重物。看样子这无法丈量时长的休息,并不愉快。
“这是哪里?”诸葛亮四处环视。阳光有些刺眼,他眯着眼眸仔细打量。他试图收集零散的碎片,将它们整合起来。而大脑处于少有的迟钝状态,分析能力也随之下降,这让诸葛亮感到些许烦躁。

哦……他好像,正在玩一个游戏。

这是个不大的房间,仅由一个洗漱间和厅堂组成。准确的来说,格局同普通酒店没什么分别。地板由米色大理石砖构成,剔透似流动琥珀,隐约映出人身影。其上铺着酒红色丝绒地毯。

他尝试去看窗外的景色,可等他掀开帘幕,迎接穿透漫漫长夜而来的光线时,却发现窗外只是厚实的白墙。

他为眼前的这幕惊叹着。他方才还以为的自然光源,竟是人造,在模拟时间的变化。而这虚假的光源,让他都险些误以为真。或许现代科技,都还无法达到这个程度。
考究的书架占了空间大部分,几乎成墙。一丝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投到上面,红木的构架顷刻若鎏金般。

繁复暗纹,于光下流动。

玲琅的书不知是否按种类摆好,诸葛亮上前仔细打量着书脊,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他抽出一本端详着——封面也是纯色,只有切实翻看才能知道里面的内容。而他刚刚拿到的,正好是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此刻不过是身在,死梦非梦的地方罢。
其余都是些普通的布置,像什么书桌、衣柜一类的物品。而当诸葛亮思索他的目的时,一个声音戛然响起。
“孔明。”突兀出现的白发青年端着两个瓷杯,他正轻抿着其中一杯的液体。因高温形成的水汽氤氲,在空中勾勒似有似无的画卷。这气在他右边的圆片镜片成雾,他也全然不顾。“这杯是给你的。”

“你不会是从厕所出来的吧……”诸葛亮望朝声音的方向,那人正站在厕所旁的过道上。诡异的是,他方才竟未注意到那人的存在。这般的粗心,实在是不可思议——也许只是太累的缘故罢。

“子房。”他唤着那人的名字。
张良莞尔一笑,不置可否。他朝人递上瓷杯,后者也是自然接过。张良当然不是在厕所那么……不可描述的地方泡水的。虽然对人类的生活不太了解,但他的知识会告诉他,那是非常不干净的。而在靠近门的一个平台上,专门摆放了烧水用的水壶,这点布局倒是和酒店里一样。张良用的就是它。
“咖啡。”
“咖啡?”诸葛亮有些惊讶。他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才确定了那就是咖啡,还是加了糖的卡布奇诺。虽然很早前他就有过“张良会不会喝咖啡”这样的假想,但那很快就一笑而过了。毕竟那位几乎可以成神的人,不会喝这种富含咖啡因的东西吧。喝喝茶之类的,才和那位的作风相似。
可现在,这只有在诸葛亮吃早餐时才会幻想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虽说是在一个诡异的地方。
“这东西可以提神,偶尔喝一下还是很不错的。”张良笑道。
“我以为你只会喝茶,我也更喜欢茶叶一些。”诸葛亮挑了挑眉,将其一饮而尽。“现在是怎样的状态?”
“如你所见,是一个房间。我们之前在玩脑内游戏,这里就是构造出的意识世界。这次的任务很简单——逃出去。”
脑内游戏,即利用人思维进行的游戏。诸葛亮在星际旅行时偶然发现了这样一个可以利用思维进行转化的机器。利用大脑连接,身体陷入休眠状态的方式,到思维构成的世界。通俗来说,就是一种类似虚拟现实的游戏机。虽然这是原本用于战争模拟布局的工具——但到两人手里,就变成了一种娱乐的东西。

这也成了诸葛亮和张良这两位军师,在一起时最大的消遣。
人的思想有构成新纬度的力量,人脑内五光十色的世界也完全可以存在。科学界也有这样一个神奇的说法:我们正存在于一个由他人构造的虚拟世界里,只是我们并未意识到罢了——“盒子理论”。话又说回来,当新的世界被构造后,它便会脱离创造者的控制,遵循自己的法则朝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该说是蝴蝶效应,还是发展的必然呢?
言毕,诸葛亮一言不发。他很快走过张良,到门前尝试扭动把手。而那金属做的把手,在他使出全力下都未移动分毫。诸葛亮退后使用“东风破袭”,电光闪动,莹蓝色光顿时充斥整个房内,就连原本的光线都被吞噬。三颗法球在诸葛亮的操纵下高速转动着,轰击看似脆弱的木门。这足以让一座防御塔化做灰烬的冲击,在此刻却连丝毫痕迹都未能留下。看样子,硬打出去是不可能的。
当然,解谜游戏不都是这个套路吗……要是可以暴力拆卸,解密游戏的魅力在哪里……
“我们怎么出去?”诸葛亮走到张良身边,抱手问道。
“很简单,发现线索,然后找出钥匙。”张良悠闲地喝着咖啡。
“这次遵循什么法则?”
“「自动填充/强权」法则。”
*自动填装是指能量物质无限,不需要循环;强权则是指规则限定极为严苛。
“是个既麻烦又有趣的世界啊。”诸葛亮的嘴角上扬,露出笑容,“有意思。”
“而且这次有个特殊法则,”张良放下咖啡,注视着诸葛亮那双与他相同颜色的蓝瞳。“在每天十二点之前未能成功出门的话,就会陷入轮回。虽说记忆不会重置,但屋内的物品都会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而且……密码之类需要解密的物品都会发生更替。也就是说,新的一天来临时,之前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真坑啊……”诸葛亮感叹道,“不过一下子就解开的话,反而索然无味了。”
“很显然,我的想法和你一样。”张良微微笑了一下。“对了,这个房间存在一个「Bug」。找到这个「Bug」,也是出去的方法之一。”
“也就是说,有两条线可以走。按照套路来说,若有两条线能通关,就说明其中一条难度很大,玩家几乎不可能完成,系统才给了选择的机会。另一种则是存在某种关键举动,让剧情出现分歧。可这房间不大,布局也很常规——不像是这两种情况。”
“别被眼前的事物迷惑双眼,你所见未必是全部,也未必是真实的——同身为军师的你,很清楚这一点。”
“哈哈,当然。那么——”诸葛亮摆出认真的神色,“先进行搜索?”

————————————————
这是一个发生于意识世界的故事,也算是张良与诸葛亮的游戏历程。某天洗澡的时候突发奇想,就产生了这样的故事。
这里存在很多矛盾的事物,这些矛盾的中心都指向一个“Bug”,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构成。
大家可以找找看?或许在故事的尾声之前,就能找到这谜题的答案。

最后,感谢点开的你,祝食用愉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