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Forstcup】Seeing You I

-精神病医生x死去的病人
-微推理

Chapter 1
Jack Frost,17岁。
经诊断患有妄想症和重度人格分裂。经常会臆造出不存在的事物,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境。时而非常狂躁,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请医护人员加以注意。但在确认其安全性后可以暂时解除束缚衣。
有自残倾向,狂暴时对物体有毁坏的举动。
药物治疗成效不佳,有轻微排斥反应被禁止使用超出剂量的药物。
患者不允许外出。
患者有疑似失忆症象,他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经医生确认并未患失忆症。怀疑为人格分裂的附加病症,原因尚不明确。
Jack Frost被安置在第6115病房,由Hiccup医师接手治疗。
诊断时间为下午两点。
--------------------------------------------------------------------------------------

“你好啊,医生。”
Jack露出皎洁的笑容,身着束缚衣的他只是安静地坐着,好像等待着Hiccup的到来般。风吹起白色的窗帘,随着明媚的阳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窗外的景色。
Hiccup眯起翡翠色的眼眸,透过干净的玻璃窗望见病院的花园。那里有着缤纷的花朵和月亮形的喷泉,不是很大,却十分精致。
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1」罢了吗……
Hiccup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不过是他司空见惯的景物罢了,怎么会发出如此的感叹。似乎每次来到6115病房,都会有与之前不同的细微感受「2」。
“你好,Jack。”又是机械式的招呼。
“医生这个称呼太僵硬了,不是吗?”Jack道,“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名字……?”Hiccup思考着,但没有拒绝的理由——“Hiccup.以后的日子便是我于你相处了,Jack,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你出院为止。”
Hiccup对自己的诊断能力从未感到质疑。那么,这一次也不例外吧?
“Hiccup?真是好听的名字呢。”Jack完全忽视了他后面的话,露出好似发现什么的欣喜表情,“拼写是H-i-c-c-u-p吧!”
Hiccup愣怔了一下,这完全不像是病人与医生的对话啊,反而像是两个朋友间的轻松氛围。眼前这个人真的有穿上束缚衣的必要吗?上一个主治医生未免小题大做了吧?Hiccup再次翻阅起手中的记录。
Jack看到Hiccup默不作声地记录着什么,便起身走到他的背后,俯身看着白得生硬的纸张上好似爬动的小虫般的字迹。
“真是漂亮的圆体。”
Hiccup对他的接近浑然不知,突然听到Jack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猛得抬头便与他直接打了个照面。
“喂快坐回去!这里可是精神病院啊!”Hiccup手忙脚乱,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真是的,这个人完全没有征兆就出现在自己身边,是屏住呼吸还是怎么的,一点儿生物的感觉都没有「3」。
Jack一脸委屈,但还是乖乖的坐了回去。Hiccup开始今天的记录。
“有什么想说的吗,Jack?”
“嗯。为什么要将我绑住?这样行动很不方便,而且也非常难受,甚至连自卫都不行「4」。”
“因为你被判断为具有攻击性,你曾攻击过你的上一个主治医生吧?记录上显示你在狂暴的时候会损坏物体,还有一定的自残倾向。出于保护你的目的,我们必须这么做。”Hiccup并没有注意到Jack所说的,突兀的“自卫”。
Hiccup放下手中的笔,走到桌子的另一端,将杰克遮掩小腿的蓝白病院服掀起——里面全是深深浅浅褪了色的伤痕,有的交叠在一起,翻出里面的肉。有些位置匪夷所思,自我伤害本应无法伤及「5」。看得出很长时间没有新伤口出现了,血渍也早被医护人员清理,但在Jack白皙的肌肤上依旧显得触目惊心。Hiccup就算早知会是怎样的景象,可真正看到时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你看——伤害自己。”
Jack想了好半天,“可是我不记得我这么做过。”
“这很正常,Jack.”Hiccup回到了座位上,“你有重度的人格分裂,每个人格都是相互独立的,患者的主人格一般无法察觉身体内的其他存在——哦对了,一会儿我要和你说日记的事情——很显然,那不是现在的你做的,我们暂且称呼他为“狂暴的(Wrath)Jack”吧。他引导身体的期间,你的记忆会是一片空白,你也意识不到他的存在。”
“这样啊……”Jack有些失落,“我还以为可以和他交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以的,一会儿我告诉你方法。”Hiccup手中的笔一直跳动着,“等你稍微稳定一些,我有权限帮你解开束缚衣。”
“啊,谢谢你!我很期待那一天,我也会尽快好起来的。”Jack笑得好像个孩子。
“没有,这是应该的。”Hiccup注意到Jack的表情,嘴角也逐渐勾勒好看的弧度。
Hiccup虽然知道给病患绑上束缚衣是不请之举,可他还是对那样的东西没有一点儿好感。他觉得,病人与医生应是相等的地位,把你的患者绑住他才愿意和你好好交谈是很难受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人们知道某人是精神病人的时候,会不自觉得认为自己比其高一定,抱有“哎,他果然如此”的想法,觉得他们做再多事都是荒谬的——即使是再伟大或正确的事都得不到认可。
这就是人类思想的可怕之处,也是群体容易受到暗示而保持某种机械而狂热的统一的可笑之处。
“医生,你知道吗?一个人,谁都看不到,谁都不愿意与自己交谈,总是看着大家的笑脸,然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暗自神伤。自己永远留在原地,在谁的脑海中都只是转瞬即逝,无法留下记忆。”Jack蜷缩起身体,虽是笑着却有受伤小动物的神色,看着桌上那盆没有花蕊的花,“想要向谁大声呼喊,但声嘶力竭也无人听到。想要向谁分享所见,可就算竭尽全力也无人在意。想要向谁倾诉感情,可就算将心展现也无人注视。我依旧存在于此,究竟有什么意义……”
Hiccup放下手中的笔,直视Jack有些氤氲的雪色眼眸,非常认真地说道:“I can see you.”停顿了一下,“你再细微的变化,做为医生的我都能感受到,你说的话,我都会一一倾听,这不止因为我是医生。”
“医生,你也会离开的。”Jack轻轻说道,“这不是主观能动性,而且客观上不得不的。我想你听过单行之力——无法改变,不可改变,只会不断地向前发展,不受任何事物左右的绝对运动。真是残忍呢。「6」”
相对无言,只听到风吹动窗帘鼓起和不绝的流水声。水的影子映在天花板上,阳光迸溅。光束照进房间,投射在两人的身上。冬日的暖阳让Hiccup眯起眼睛,转向Jack,恍惚间觉得他就要消失了。阳光下,一切暗影都将不复存在。
“对了,关于日记,”Hiccup打破了沉默,“写日记是治疗人格分裂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记忆会丧失,所以记录下来是保存的最好方式。写日记时不同人格可以对话,就是将交流的语言转换成文字。告诉你件有趣的事情吧——每个人格的拼写习惯,说话的语气甚至是字迹都不同。还有出现使用不同语言的案例,甚至是本人都不会的语言,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人在书写同一本日记一样——非常值得期待,也对我的治疗有帮助。”
“可是我现在也写不了啊。”Jack苦笑道。
“嗯,先不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Hiccup开始整理记录,“日记的话,想要什么样的?”
“嗯……蓝色的,”Jack思索了一下,笑了起来:“最好有雪花。”
……
“Hiccup,患者如何?”前台的Asthid看着正在接水的Hiccup,“你的表情与之前不太一样嘛。是怎样的一个人?”
Hiccup接过Asthid递过的笔,边喝水边在记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嗯,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不同于我见过的绝大多数患者——他天真得像一个孩子,而且似乎发自内心的孤独,像极寒之地的冰一样。他但非常复杂,内心有黑暗与懦弱的一面,这说明他经历过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的事情,才会患上精神病「7」。”
“冰?那也会融化的吧。”Asthid收起记录本,笑道。
“我也希望如此。”Hiccup拿起病房中的记录,和Asthid作别:“我先回办公室了,待会儿还要给Jack买日记本。”
“Jack?那是你的朋友吗?你可别放着你的病人不管啊。”Asthid听到陌生的名字不由蹙眉,她合上有着患者信息记录的本子——上面注明了所有在院患者的个人信息:姓名,家属联系方式,住址……做为前台的她每天都会仔细看几遍,以至于她对病院里每个患者的个人信息都了如指掌「8」。
Hiccup并没有注意到Asthid的话。
……
“好了,让我们来整理下吧。”Hiccup打开电脑,在办公室中泡上一杯香醇的咖啡,这总可以让他打起精神,“Jack失忆的原因——他应该没有失忆的理由。”
电脑的右下角,赫然显示着此刻的时间——14:05「9」。


本章注释与矛盾
「1」“镜花水月”——美好而虚幻不可及。
「2」“对司空见惯的场景感到陌生”——为何只有在6115号病房看景色会觉得奇异?那只有一个解释,Hiccup没有从那个角度看到过花园,而Hiccup去过医院的每个地方,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3」“没有生物迹象”——Jack出现在Hiccup后面,甚至俯身,头在Hiccup旁边时,后者都没有发觉。感觉甚至不是活物。
「4」“自卫”——在精神病院封闭的病房中,会受到什么样的威胁才需要自卫?而这样的威胁又能来自哪里?
「5」“不应存在的伤口”——正常人无法触及,那么穿着束缚衣的他会因为什么都受伤甚至翻出血肉?
「6」“无法改变的单行之力”——离开的含义有两个,一个是Hiccup的离开,一个是Jack的离开。
事情的不可逆转。
「7」“Hiccup对失忆的推论”——经历难以承受的痛苦而分离出人格来保护自己。
这是人格分裂产生的,现在已知的最主要原因。其实都只是一种自我保护形式。
「8」“Asthid都不知道的病患”——连管理的Asthid都不知道Jack的存在,只能说明Jack不在档内。
“I can see you."只有医生一个人看到。
阳光下,一切暗影都将不复存在,包括已逝之物。
「9」“几乎没有流逝的时间”——病历上记录了诊断时间,下午两点。然而那么漫长的对话,Hiccup与Asthid的工作交代和来回,只用了五分钟。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