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Frostcup】Seeing You II

-精神病医生x死去的患者
-微推理

Chapter 2
“你好。”
“你好啊,Hiccup.”
窗外下着雨,天空是一片黝黑。乌云厚重地压着穹庐,让人分不清时间。Hiccup看向墙上的圆形挂钟,再看向窗外,一点也没有下午两点的模样。他将注意力转回Jack身上。
“Hiccup,我想提个请求。”
“嗯?你说。”
“能帮我解开束缚衣吗?这个绑得真的很难受——连喝水都不行。”
Hiccup对现在的情况进行判断后答应了他的请求。他走上前去,为Jack解开束缚衣。在解开皮扣时Hiccup才发现它们被绑得有多紧,他甚至在内心问候了一遍给Jack绑上束缚衣的人。
Jack露出高兴的神色:“谢谢你,Hiccup!”他站在Jack的一旁,活动着僵硬的身躯。然而紧接着他低下了头,利落地坐下。
“请离我稍微远一些,医生。”
突如其来的冰冷声音充斥着病房,Hiccup拉椅子的手停了下来。
“第三人”出现了。
Hiccup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人,挑眉道:“你是?”他做好了呼叫医护人员的准备,眼前的人是一片未知。
陌生的人双手交叉,柱于桌上,白发下有一双凌厉的眼眸,目光从未离开Hiccup分毫。“以你的话来说,”他带着一丝挑衅意味,“我是“傲慢(Pride)的Jack”。”
看来是知道主人格记忆的,Hiccup想到。
“你能看到些什么,Jack?”Hiccup继续刚才的动作,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同时试探性地问道。
“我能看到这个世界的不协调之处,医生。”他带着被冻结般的笑,“每一个,每一个都带着赤黑「赤黑:暗红色,也指血。」的伤口,从一个地方拉到另一个地方,真是相当的有趣呢。”
“那是什么?”
“比如说,医生,你的嗓子中央就横着一道。很浅,但是——结果谁知道呢?——你应该很庆幸,我还能看清你的脸「1」。有很多人的脑袋都被伤痕贯穿,开裂的程度把整张脸都遮住了,说出的话语也像电子杂音般刺耳。和他们交谈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这应该是妄想症,“你可以尝试看到伤口之下的东西吗?”
Jack向后靠去,微笑着看着Hiccup。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雨在粘稠的天幕间咆哮着,挣扎着,仿佛一只落网的野兽。凶猛的闪电用爪子抓向天空,雷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这不是你们所说的妄想症,医生。”Jack接了两杯水,“你们都错了,无论是对Jack的诊断还是对我所见的判断。你们都掉入了思维惯性挖下的坑,有与常识不同的认知就要排斥出去,找到看似合理却谬误的方式解决吗?”
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从城墙的内部,走出去看清世界的本来面目吧「2」,医生,我相信你有那样的能力,所以我才会说这么多。”
“因为你能看清我的脸吗?”Hiccup笑道,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严肃了起来。
“是啊。”Jack也笑了,将水放在Hiccup前的桌上、手恰好能够到的位置。
“那能说说我们为什么判断错误吗?这可是很多医生综合确认的结果。”
“唉,这世上有真理,也有非真理,居于少数人的地位并不能使你发疯。看不到的东西未必不存在「3」。”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样告诉你吧,那些支离破碎的东西都是对过去的重组。就算是失忆的人,有些痕迹也是烙入灵魂、难以抹去的。有很多时候的迷茫与痛苦,都源于记忆的回放,往事重现罢了。”
记忆?Hiccup来了兴趣,难不成这个人格拥有原记忆?
“医生,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知道。趁着还不太晚,慢慢提问吧。”
“呃……好的。你刚才说的记忆是你的主人格Jack对吧?”Hiccup暗叹Jack这个人格说得又多又快,光凭手记实在是有些困难,下次带一支录音笔才行。
“嗯。”
“那么你自己呢?”
“我?我只是这个世界的Bug「Bug:错误、漏洞」而已。”他眼中的光黯淡下去,“Bug看到其他Bug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虽然看到的都是朽坏的事物,但性质差不多吧,反正都是不存在的「4」。但这真是存在着……不是妄想。”
“哦?”Hiccup心想这不是妄想症还是什么,“可是我们都无法看见?”
“医生,”Jack提高音量,“我刚才说过,'看不到的东西未必不存在',你一直没有停下的笔——你翻回去看看吧?”
Hiccup的笔停了下来。真是的,被摆了一道啊。这个人格有如此清晰的思路,也没有混乱的迹象,和他交谈真的可以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其中的一些内容他都需要细细揣摩。Hiccup有种自己都说不过他的感觉,做为医生的他有些别扭。
也许只是太寂寞了,总算可以把压抑的东西都倾诉出来,所以才显得如此健谈。
“嗯,我看到了。”他继续翻动着记录,“你只是你的幻想具化,并让他染上了真实的色彩罢了。你在找理由让自己相信那些东西。不要在那个世界沉溺太久,回到现实中吧。”
Jack叹了口气,仰头有些自嘲:“医生,我到底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呢?我只是很认真地在陈述事实,而且我也有很重要的信息要告诉你——只能告诉你,
“时间就要来不及了。”
Hiccup一愣,“时间来不及了?没关系,我会与你交谈的——如果你需要的话。”
“算了,医生,我们不说这件事了。”Jack塌怂着脑袋,悲伤的情绪几乎要漫出。
“好的。关于记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Jack会说的,而且关于这事我已经说得够多了,我不想再说什么。”
Hiccup听得一头雾水,他翻回去看记录也还是没能明白什么。或者说,当时的他没能明白过来。

要是他当时能够了解,现在就不会留有悲伤了。

“医生,你喜欢下雨吗?”
窗外的雨已经小了很多,但天空依旧是昏黑而不可视的,雨的影子遮掩了整个天空。
“我还好吧。但我更喜欢天晴的时候,那时候Toothless会懒洋洋地躺在阳台上,我也可以在沙发上悠闲地看些书,听听音乐。啊对了,Toothless是我家的猫。“
“Toothless?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哈哈,它原本是一只纯黑的野猫嘛,我遇到他的时候它和别的野猫打了一架,伤到了尾巴,连牙齿都没了。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带回家,伤脑筋,还被抓了好多道。”说到这儿,Hiccup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然后让他恢复平衡花了很长时间,毕竟尾巴断了一截,后来才找到恢复的方法。它现在是我很重要的家人之人——啊,我说了很多没用的话,真是抱歉。”
“不,hiccup,你真是个善良的人。”
Hiccup才意识到,不知何时眼前的人已经变回了最开始的Jack。
“能主动和我讲一些家里的琐事真的很开心,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我都快记不得日常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我也曾有过重要的人吧……”
Hiccup抬头,时钟依旧指向两点。是钟坏了吧?可那秒针分明还在转动,看来该找人修修了「5」。
“Jack,你的日记本。”Hiccup从包里找了会儿,“喏,淡蓝色雪花的,我还是找了一段时间。”
Jack像是收到圣诞礼物一般开心,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三个月,但Hiccup知道没有人给他送圣诞礼物。
“你每天都保持记录吧,包括你看到的东西都要记下。束缚衣我拿走了,你应该不需要这样的东西。”Hiccup拿了一支可以弯曲的笔给Jack,那是小孩子喜欢的文具,也不容易受伤。“那么,我就走了。”Hiccup一直在喝水,他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
“好的,反正我也只有这件事可以消遣嘛。对了,Hiccup——你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医生?”
……
“Asthid,我要外出一下。”
“嗯?好的,过来登记下吧——不,已经到休息时间了,你直接去吧,不然被院长知道又要扣工资了。”Asthid吐了吐舌头。
“哈哈,那真是感谢了!”Hiccup又接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你有什么事吗?该不会是患者让你太烦躁了吧?”Ashtid开玩笑道。
“不,我要去看医生——身体上的。”Hiccup拿起挂在墙上的伞。
“医生?”Asthid看着这个活蹦乱跳的人,困惑极了。她摇了摇头,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
……
“你这是扁桃体发炎,身体免疫系统自动进行危险的预警。大概和淋巴细胞吞噬细胞有关的一系列事情……还好来得早,按照现在这个架势来看后面会很麻烦的。还有——现在的症状很不明显,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体出问题了?难道你拥有医学方面的知识吗?这也不应该啊,怪了……”
“先生,我只是个精神病医生罢了,这些都是我的,呃,患者告诉我的「6」。”
给Hiccup治疗的医生像看疯子一样看了一眼Hiccup,摇了摇头。


本章注释和矛盾
「1」“赤黑色的伤口”——世界的不协调之处。比如Hiccup的嗓子,这里与「6」相对应,嗓子出了问题,所以Jack才看到了浅浅的伤。
而很多的脑袋被贯穿——他们的思想,自私自立或是被邪恶的东西所吞噬,失去了本心和自我。
人类的劣根性。
「2」“城墙的内部”——人会自动保护与自己相似的群体,比如学生会维护学生的利益,而站在教师的角度又会维持教师的利益。而Hiccup是精神病医生。记得上一章所说,谁能伤到处于封闭状态的Jack吗?
「3」“存在与否”——妄想症的本质,看不到的东西未必不存在。例如Jack,除了Hiccup之外的人已经不能再看到他,但他与6115号病房确实存在着。
“傲慢(Pride)的Jack”说的很清楚,“对过去的重组”,“很认真地在陈述事实”,Jack主人格被认为的妄想其实记忆的重现,但他无法分辨,或者说不知道别人是否能看见而陷入混乱。
*这里说一个有趣的事情,失忆的人在恢复记忆的时候会不自觉重复失忆前做的事情。
「4」“反正都不应存在的Bug”——Jack说的不应存在的对象,其实是自己。
「5」“坏了的钟”——时间流逝的速度,是否记得上一章电脑的时间?分针还在走,而时间停留在了下午两点。从Hiccup和Asthid的对话中可以得知,其实过了很长时间。那时钟并没有坏,只是Jack的生命时间停住了。
但那时间总要流逝。
--------------------------------------------------------------------------------------
在这里希望大家能留意下大的时间,现在是立春前的日子。而Jack Frost是只存在于冬季的精灵。
还有称呼,不知道是否有注意到,主人格直呼名字,而Pride则称呼“医生”。
人格的名字源自七宗罪,虽然并没有写出七个人格……【蹲
多人格很容易ooc是一个很心烦的事情,虽然在尽量避免,但还是向大家道歉!【土下座】
最后,感谢能看文的你。^_^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