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Frostcup】Seeing You IV

-精神病医生x死去的患者
-微推理

Chapter 4
“今天依旧是你吗?“傲慢的杰克”。”
Hiccup翻着Jack的日记本,对面的白发少年依旧用锐利的目光打量着他。少年眯起眼眸,道:“主持大局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而且医生,你应该更想见到我。”
“嗯,也是。只是我几乎没有见到可以自由控制人格的病患……更何况你并不是主人格。”Hiccup指着日记:“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Jack摊手:“当然可以,你是将要见证的人之一。快拿齐线索来解开谜题吧。”
“'我在保守秘密,Wrath在承担痛苦',你们日记中经常提到的秘密是什么?我相信那于Jack丢失的记忆有关,但似乎只有你知道那份记忆是什么……”
“Warth也知道。”Jack打断道。
“好,你和Warth。Warth的人格还停滞在那时期没有前进,而你类似于一个在承担一切的旁观者,而且对世界有相当强的讽刺意味和抨击趋势。从你所说的那些应该被'揭露',”Hicuup咬重了这两个字,“和保护某些人或物来看——”
Jack饶有趣味地看着停顿下来,也在观察着自己的Hiccup。
“你们曾受到过什么又威望的,或者社会上偏爱的那方人士的不公平对待,而且最终也没能将这份丑恶的东西展现在世人面前——也许是没人相信你们所说。'鸟笼效应「1」',人们的惯性思维在作怪。”
“在被撕坏的那张日记可以看出,对于那个人你们完全处于暴露且被动的地位。施暴者,就是那个……白色的人影?”
沉默。
Jack突然一阵狂笑,站起来四处踱步。他第一次用欣赏的目光看着Hiccup。
“好,很好,医生你离真相已经很近了……但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把那层薄纱揭开,或者你还没有去面对的勇气。嗯,看来时间还来得及……”
“你们总是在说'时间不够了',那到底是什么?你的身体没有患任何不治之症,你不可能因病痛而去世。在这里意外死亡的概率也太小,你该不会……?”
“不不不,医生,我是不可能自杀的——道理就如同你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2」。”
“你总是话中有话,Jack,为什么不愿意直接告诉我?”
Jack笑了。他轻轻玩弄着雪白的发丝,眼里有那么一丝落寞:“要是我能直接说,要是有人愿意相信我的话……现在的我就不会存在于此,也能稍微期待下春天了。”
“我想,我会相信你。”Hiccup不知道是第几次说相同的话了。
表情在瞬间凝结。Jack突然抱膝,以一种被束缚的姿态蜷缩在座椅上。他的眼里有一层微漠的血色,却又像被冻住的霜。这样过了大概五秒之后,Jack突然狂躁地大吼大叫起来,用含糊而沙哑的声音哀求着什么。Hicuup没有听清,他强制自己不依本能的恐惧向后退去。
Jack一把抡起椅子,狠狠砸向墙壁,木屑在瞬间四散,Hiccup几乎可以感受到呼啸而来的狂风。椅子凹下去了一截,很多地方炸裂。Jack又发狂地掀翻屋内仅有的物品,伤害自己,破坏别的东西,却惟独没有伤到Hiccup分毫。
“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呢?!”Hiccup大声吼叫着。按常理这么大的动静早该有值班人员进行干涉了,但今天就算Hiccup怎么叫喊都无人前来。这太奇怪了不是吗?
Hiccup在心里暗骂一句。
可就在看Jack将花瓶从桌上抄起,几乎就要砸向他的额头时,Hiccup骂了句“该死”,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一把将他抱住。他受不受伤之类的,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在Hiccup接触到Jack的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抱住了一块冰。Jack的体温是那样的低——就好像一具冰冷的尸体般。Jack止不住地颤抖,被咬破的嘴唇在苍白的脸上格外注目。他的眉头紧蹙,满是弱小的姿态。
“医生,对不起……医生,不要伤害我……“他呜咽着,向不存在的人求饶。Hiccup知道那不是和自己对话,“我很好,我不需要束缚衣……”
“Jack,Jack!”Hiccup紧紧地抱住这个颤抖的少年,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在黑暗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会让人安心很多,“别怕,我就在这里,一切都过去了。”
Jack握着花瓶的手松了,那玻璃容器带着里面的花一同摔在地上,支离破碎。花瓣与玻璃夹在在一起,无数的面映着Jack湿润的眼眸。冰蓝色的宝石,数不胜数。
“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Jack紧紧抱住Hiccup,呜咽着。
“好痛苦,求求你让我死吧……”他过于用力的指节已经苍白。Hiccup只是拥着他,任怀中的人声泪俱下。
Hiccup把Jack拉到了幸存的床上,他怕满地的碎渣会对Jack造成更多的伤害;他自己则蹲坐在床边。Hiccup轻轻抚摸着Jack的头:“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让我离开这里,我没病,我没有生病……”
“Trust me.”
Hiccup看到了破碎中的真相。在他将这些都一点点拼凑起来时,他只感到耳边一阵轰鸣,世界的光芒骤然黯淡。只见蜷缩在精神病病房的角落,一个少年被过于紧的束缚衣捆绑。他前面站着白色衣衫的精神病医生,用扭曲的脸对他一次次施暴。少年只是满眼朦胧,抽噎着,血肉模糊。
“原来……这就是所隐瞒的东西啊。”
Hiccup竟也声泪俱下。


Jack的日记 02
3月18日
想要将真相公之于众,想要让人们看清这个世界,不仅由裂缝的形式。
曾无数次质问自己是谁,质疑自己仍苟活于此的理由。
也许只是因为,想要对人们快要承认错误进行改变。以及那个——唯一能看到我的少年。
分别的日子已经近在咫尺。

3月19日
对这个世界留下的,不是“我恨你”,抑或是“对不起”。
也许只是简单的“谢谢你”。
谢谢你,听到了我的呐喊。
谢谢你,让我有了改变的机会。

3月20日
你好,我是Jack,完整的Jack。
春天就要到了,有着鸟儿与鲜花的美丽之季。
明天就是立春之时,一切寒冬之物消弭之时。
GOODBYE MY FANCE.
GOODBYE.


本章注释与矛盾
「1」鸟笼效应:假如一个人买了一只空鸟笼放在家里,而人们来家中后一般不会赞叹鸟笼,反而会问“笼中的鸟呢”。那么一段时间后,他一般会为了用这只笼子再买一只鸟回来养,或是把笼子丢掉,也就是这个人反而被笼子给异化掉了,成为笼子的俘虏。

「2」“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无法杀死一个已死的人。

*补充

《GOODBYE MY FANCE》可以参见惠特曼《草叶集》,诗人意识到自己距离死亡不久矣,写下此诗后不久便去世。

附上第一段。我在看这篇的时候潸然泪下,《草叶集》也在此篇的结尾完结。

别了,我的幻想!

别了,我的爱侣我的情人!

我要离去了,不知去向何方,

不知面向何种命运,也不知还能否与你再见,

所以,别了,我的幻想。

现在——让我最后一次回顾一眼;

我内部钟声嘀嗒已渐慢渐弱,

剧终,夜幕,随着心跳的最后一击。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