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Frostcup】Seeing You Fin.

-精神病医生x死去的患者
-微推理

Chaper 4
“你好,Hiccup医生。”
“你好,Jack.”
Hiccup坐了下来,看着眼前从未有过如此认真表情的Jack,以及他过于庄重的举止,不由得也严肃起来。桌子上摆着那瓶没有花蕊的花,时钟的指针从两点开始,逐渐转动。
Hiccup感受到之前没有什么影响的温度,热量促使他将外套脱了下来。真是的,之前怎么没有意识到已经回温了呢?
“今天就是立春,时间过得真快啊。”Hiccup感慨道。
“是的,万物都躁动了起来,开始萌发。好似不存在的时间也开始流逝。”
“嗯。从你的日记来看,你的记忆似乎恢复了,并且人格也很完全。你现在的状态很棒。”
“谢谢,Hiccup医生,有劳您费心了。”
“你没有必要这么拘谨。”Hiccup翻了翻记录,满意地点头,“我帮你办理出院手续,你可以离开了。这个,就留作纪念吧——”Hiccup起身,将那本自己精心挑选过的日记递给Jack。
Jack没有接过,只是回以一个笑:“不,Hiccup医生,还是您拿着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Hiccup想了想,收回了手,将笔记本放在自己的记录上。“也好。”他拿起外衣走到门前,回头道:“那么,你在这儿稍等,我一会儿拿手续过来——账单会寄到家中。”
“请稍等,Hiccup医生。”Jack突然起身,走过去给了Hiccup一个大大的拥抱,Hiccup被这冷不丁的动作吓了一跳,但随即反应过来,也伸手抱住,拍了拍他的背。
钟上已经显示2:30了。
嗯?这是——温度?
Hiccup意识到怀中之人的温暖,可还来不及确认,就已分开「2」。Jack径自走到窗前,笑着对正欲离开的Hiccup道:“Hiccup,这不是梦。请记住这一切。”

请记住我。

“我不会忘记的,Jack.”
Jack纯白得好似在春日照射的第一缕阳光中消失。
……
“Asthid,帮我提出Jack的档案,Jack Frost,他可以出院了。”
“Jack?你一直在说的Jack到底是谁啊?”Asthid有些抱怨地抬起头。
“嗯?你是不是太累了——就是我负责的病人啊。”Hiccup抬起手中的档案,示意着。
“Hiccup,不要拿白纸糊弄我了——我知道你最近钻研人格分裂很累!”Asthid生气地站起来。
“这个医院,根本不存在Jack!”
Hiccup手中竟是白得生硬的纸,那原本应是医疗记录。
……
Hiccup承认,他从未这么慌张过。
他丢下手中的白纸,拿着Jack的日记飞奔至6楼。可他发现根本没有6115号病房,数字到6112便戛然而止。而且这层楼没有任何病人。他手忙脚乱地翻开那本日记,却发现原本密密麻麻的记录全是大片的空白,那本子也几乎是全新的。Hiccup衣袋里的钢笔早没了墨,勾勒不出半点痕迹。
Hiccup冲回办公室,打开电脑,却发选只有一个个显示空白的文件夹。它们的编辑时间无一例外,都是下午两点。而那本应是Hiccup与Jack见面的时候,不可能进行编辑。
Jack存在过的痕迹,随着春天的降临消失。
立春之日,所有严冬之物消弭之时。
Hiccup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尾声
Hiccup向医院请了三天的假。
因为他近期不正常的表现,院长也觉得他需要调整一段时间,这假就很快批了下来。Hiccup拿着Jack的日记,离开了病院。
Hiccup在家中回想着有关Jack的事,病房中很多不协调的地方暴露出来,有些细节甚至令人寒战。他捂着头,却找不出什么有关Jack如果不存在的端倪。
那么虚幻,却又那么真实。
他想起Jack对他最后的言语。
一个午后,Toothless在他的膝前打盹,他无聊中又翻开Jack的日记。大片的雪白映入眼帘,他有些失落。
在最后一页,他突然瞥见一行小字。像雪花般剔透的颜色,好像就要消散在空气中一般。Hiccup跳起,仰头拍了拍了脸,随即仔细阅读起来。

Thank you.
Only you can see me.

Hiccup向后靠去,恍然若失。他明白了Jack一直以来,话中的话。
只是太迟了,还未来得及告别便已消散不见。
“要是他当时能够了解,现在就不会留有悲伤了。”
Hiccup最终将血淋淋的真相公布,一位曾德高望重的医生被绳之以法,他的罪行被揭露时世人都为之震撼。扭曲的心理与精神病人的问题重新得到社会的重视。一具已经分辨不出样貌的尸体也被警方从那医生所在的精神病院中找出,从花园中冰冷的冻土中挖出,在春日得以安葬。
Hiccup在那翻滚的伤口中,看到了冰蓝色浅笑的少年。他想,他还是会继续当精神病医生,见更多的患者吧。

“I can see you.”



-Seeing You 只有你看见
-完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