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Frostcup】Seeing you

Seeing You
只有你看见
-精神病医生x死去的病人
-微推理

一个很早前写的推理故事,现在总算是战胜懒癌整理了出来。也暗喻了一个普遍却让人寒心的现象。有些地方化用了一些东西,虽然并不是很重要但有一定的象征意义,最后都在文章末尾标出。
写作的过程真的很开心。
最后,感谢点开文的你,希望食用愉快。
--------------------------------------------------------------------------------------

Chapter 0

“你好。”
“你好。”
Hiccup走进6115号病房,入目的雪白晃得他有那么一刹的愣神,随即定睛看到了那个坐在病房中央的患者。程序式的招呼后,他轻轻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米黄色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浅蓝色的花瓶,里面的花朵都被剪去了蕊「1」。很明显,这不是病患做的——Hiccup也没有多想,只是破碎的瓶口给他类似雪花的错觉。
“你的名字是Jack对吧?”Hiccup用温和的语气询问着。他手上的笔轻轻点提,好似蝴蝶翕动的翅「2」。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对孩童般冰青色的瞳孔,焕发流光。
“是的……我应是这个名字。”Jack挠了挠额前的白发。
Hiccup对这样的回答完全在意料之中,他低头继续询问着:“你知道自己的病症吗?”
Jack迟疑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答道:“听助理医师说,是妄想症和……”
“和什么?”Hiccup耍了个小花招,重复最后的词来引导对话是心理学上惯用的手段。
“重度人格分裂。”Jack犹豫着吐出方才未说完的话语,随即露出孩童般询问的神色。
略微抬眸,Hiccup一进门就注意到Jack身上绑得很紧的束缚衣,随着勒出的鲜红痕迹,露出的肌肤显得苍白。这让人实在难以置信,这样一个安静而有些胆怯的少年竟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Hiccup微微颔首,他对于病患了解并承认情况这点感到满意。可再往后翻阅资料时,Hiccup的手停住了——
“他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
“经医生确认并未患失忆症。”「3」


本章注释
「1」“没有花蕊的花”——这里借用了很早前看到的梗。
“只有真花才有花蕊,你看的又是什么呢?”
「2」“蝴蝶翕动的羽翼”——蝴蝶效应。
“一只南美洲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引起美国的一场龙卷风。”
「3」“矛盾的记忆”——原作致意。也是在隐藏着什么,人的大脑会因为自我保护而将过于强烈的记忆隐藏。这也是需要Hiccup一点点揭露的真相。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