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

Welcome to my fancy.
自娱自乐专业户
“我孤独地浪游,像一朵云。”
想变强。
“那是无能者愤怒的悲叹。”

【军师组】脑内世界 01


-脑内世界的游戏 推理向
-找寻此构成

眼眸由紧闭的状态逐渐睁开,如自长眠苏醒。无数光点在他的视线跳动,模糊逐渐聚起成相。诸葛亮很快意识到,他的身躯正陷于某种柔软的包裹,应是躺卧的姿态;眼前则是褐色瓷砖铺成的天花板。
盔甲咯吱作响,打破空气中长时间延续的沉默。他从纯白的双人床上缓缓起身,而紧随之汹涌袭来的,是一震剧烈的头疼。他微微蹙眉,伸手揉了揉正剧烈砰动着的太阳穴。他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发出铿锵有如洪钟的声响。紧接着,他活动着僵直的躯体——肌肉酸痛极了,仿佛覆着千斤重物。看样子这无法丈量时长的休息,并不愉快。
“这是哪里?”诸葛亮四处环视。阳光有些刺眼,他眯着眼眸仔细打量。他试图收集零散的碎片,将它们整合起来。而大脑处于少有的迟钝状态,分析能力也随之下降,这让诸葛亮感到些许烦躁。

哦……他好像,正在玩一个游戏。

这是个不大的房间,仅由一个洗漱间和厅堂组成。准确的来说,格局同普通酒店没什么分别。地板由米色大理石砖构成,剔透似流动琥珀,隐约映出人身影。其上铺着酒红色丝绒地毯。

他尝试去看窗外的景色,可等他掀开帘幕,迎接穿透漫漫长夜而来的光线时,却发现窗外只是厚实的白墙。

他为眼前的这幕惊叹着。他方才还以为的自然光源,竟是人造,在模拟时间的变化。而这虚假的光源,让他都险些误以为真。或许现代科技,都还无法达到这个程度。
考究的书架占了空间大部分,几乎成墙。一丝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投到上面,红木的构架顷刻若鎏金般。

繁复暗纹,于光下流动。

玲琅的书不知是否按种类摆好,诸葛亮上前仔细打量着书脊,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他抽出一本端详着——封面也是纯色,只有切实翻看才能知道里面的内容。而他刚刚拿到的,正好是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此刻不过是身在,死梦非梦的地方罢。
其余都是些普通的布置,像什么书桌、衣柜一类的物品。而当诸葛亮思索他的目的时,一个声音戛然响起。
“孔明。”突兀出现的白发青年端着两个瓷杯,他正轻抿着其中一杯的液体。因高温形成的水汽氤氲,在空中勾勒似有似无的画卷。这气在他右边的圆片镜片成雾,他也全然不顾。“这杯是给你的。”

“你不会是从厕所出来的吧……”诸葛亮望朝声音的方向,那人正站在厕所旁的过道上。诡异的是,他方才竟未注意到那人的存在。这般的粗心,实在是不可思议——也许只是太累的缘故罢。

“子房。”他唤着那人的名字。
张良莞尔一笑,不置可否。他朝人递上瓷杯,后者也是自然接过。张良当然不是在厕所那么……不可描述的地方泡水的。虽然对人类的生活不太了解,但他的知识会告诉他,那是非常不干净的。而在靠近门的一个平台上,专门摆放了烧水用的水壶,这点布局倒是和酒店里一样。张良用的就是它。
“咖啡。”
“咖啡?”诸葛亮有些惊讶。他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才确定了那就是咖啡,还是加了糖的卡布奇诺。虽然很早前他就有过“张良会不会喝咖啡”这样的假想,但那很快就一笑而过了。毕竟那位几乎可以成神的人,不会喝这种富含咖啡因的东西吧。喝喝茶之类的,才和那位的作风相似。
可现在,这只有在诸葛亮吃早餐时才会幻想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虽说是在一个诡异的地方。
“这东西可以提神,偶尔喝一下还是很不错的。”张良笑道。
“我以为你只会喝茶,我也更喜欢茶叶一些。”诸葛亮挑了挑眉,将其一饮而尽。“现在是怎样的状态?”
“如你所见,是一个房间。我们之前在玩脑内游戏,这里就是构造出的意识世界。这次的任务很简单——逃出去。”
脑内游戏,即利用人思维进行的游戏。诸葛亮在星际旅行时偶然发现了这样一个可以利用思维进行转化的机器。利用大脑连接,身体陷入休眠状态的方式,到思维构成的世界。通俗来说,就是一种类似虚拟现实的游戏机。虽然这是原本用于战争模拟布局的工具——但到两人手里,就变成了一种娱乐的东西。

这也成了诸葛亮和张良这两位军师,在一起时最大的消遣。
人的思想有构成新纬度的力量,人脑内五光十色的世界也完全可以存在。科学界也有这样一个神奇的说法:我们正存在于一个由他人构造的虚拟世界里,只是我们并未意识到罢了——“盒子理论”。话又说回来,当新的世界被构造后,它便会脱离创造者的控制,遵循自己的法则朝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该说是蝴蝶效应,还是发展的必然呢?
言毕,诸葛亮一言不发。他很快走过张良,到门前尝试扭动把手。而那金属做的把手,在他使出全力下都未移动分毫。诸葛亮退后使用“东风破袭”,电光闪动,莹蓝色光顿时充斥整个房内,就连原本的光线都被吞噬。三颗法球在诸葛亮的操纵下高速转动着,轰击看似脆弱的木门。这足以让一座防御塔化做灰烬的冲击,在此刻却连丝毫痕迹都未能留下。看样子,硬打出去是不可能的。
当然,解谜游戏不都是这个套路吗……要是可以暴力拆卸,解密游戏的魅力在哪里……
“我们怎么出去?”诸葛亮走到张良身边,抱手问道。
“很简单,发现线索,然后找出钥匙。”张良悠闲地喝着咖啡。
“这次遵循什么法则?”
“「自动填充/强权」法则。”
*自动填装是指能量物质无限,不需要循环;强权则是指规则限定极为严苛。
“是个既麻烦又有趣的世界啊。”诸葛亮的嘴角上扬,露出笑容,“有意思。”
“而且这次有个特殊法则,”张良放下咖啡,注视着诸葛亮那双与他相同颜色的蓝瞳。“在每天十二点之前未能成功出门的话,就会陷入轮回。虽说记忆不会重置,但屋内的物品都会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而且……密码之类需要解密的物品都会发生更替。也就是说,新的一天来临时,之前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真坑啊……”诸葛亮感叹道,“不过一下子就解开的话,反而索然无味了。”
“很显然,我的想法和你一样。”张良微微笑了一下。“对了,这个房间存在一个「Bug」。找到这个「Bug」,也是出去的方法之一。”
“也就是说,有两条线可以走。按照套路来说,若有两条线能通关,就说明其中一条难度很大,玩家几乎不可能完成,系统才给了选择的机会。另一种则是存在某种关键举动,让剧情出现分歧。可这房间不大,布局也很常规——不像是这两种情况。”
“别被眼前的事物迷惑双眼,你所见未必是全部,也未必是真实的——同身为军师的你,很清楚这一点。”
“哈哈,当然。那么——”诸葛亮摆出认真的神色,“先进行搜索?”

————————————————
这是一个发生于意识世界的故事,也算是张良与诸葛亮的游戏历程。某天洗澡的时候突发奇想,就产生了这样的故事。
这里存在很多矛盾的事物,这些矛盾的中心都指向一个“Bug”,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构成。
大家可以找找看?或许在故事的尾声之前,就能找到这谜题的答案。

最后,感谢点开的你,祝食用愉快。^_^

评论(4)

热度(65)